占星解析「金庸情爱编年史」下 (ETtoday 2018.11.14)

直到1970年,金庸已经完成十四部长短篇武侠小说,将书名首字串成一副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鸯。」 传诵至今。 太阳天王同在十宫的金庸,不仅武侠小说在华文圈风靡,《明报》也发展成香港大报,夫妻联手建立了一方霸业。

然而,随着事业的逐渐壮大,金庸的婚姻开始出现问题:冥王一宫的金庸外表柔韧内在刚强,不轻言妥协。 朱玫精明能干,与金庸一共打下江山,艰困时成为丈夫积极进取的动力,一旦共度难关,两人的矛盾便再也无法掩饰了。 双方对事业发展方向的看法不同,常以刚对刚、激烈争吵,由意见不合变成对峙斗争。

金庸原本不愿历经艰辛考验的婚姻就此结束,换来薄情寡义之名,不料,此生中最痛苦的事情发生了:1976年金庸52岁时,长子查传侠在美国跳楼自杀! 子女的重大变故,成为夫妻决裂的导火线,两人都觉得对方应为儿子的死负责,裂痕越来越深,已无弥补可能。

金庸的火星七宫跟冥王星一宫呈180度对冲相,冥王也和日天十宫呈和谐相,显示金庸功成名就的强烈欲望,一方面须藉强悍伴侣的督促与激励,自身具有的无穷才华与创作潜能,才得以充分呈现。

另一方面,冥王一宫抵死不从、绝不让步的顽强与执着,在受到伴侣不断的挑衅刺激下,难以克制的毁灭能量,强迫性引发荒谬之极的丧子剧变,一手创造众人称羡的合伙姻缘,也一手摧毁了关系。

金庸此后灰心郁闷,常于茶室借酒消愁,不料认识了时年16岁的服务生林乐怡,开始热烈追求年纪可当女儿的对象,企图建立第三段婚姻。

有传闻指金庸当时主动提出离婚,但朱玫也提出两个条件,一是赡养费;二是该女要去做结扎才行。 朱玫此举想必是因为金庸和自己还育有三位儿女,为避免将来子女受到忽视,金庸不能再有小孩。 据说金庸被迫接受了条件。

原来,金庸的月亮金牛十一宫,和火星七宫呈120度和谐相,又和土星五宫呈对冲相,妻子的务实干练,虽有助报业团队的发展运作,与社会人脉的扩张经营。 夫妻也因报业发展的理念价值出现隔阂,以及金庸的浪漫韵事,始终不断,相处压力重重。 土星五宫更显示双方因养育子女的责任,使婚姻合伙趋于稳定,又因子女死亡之故,引发关系困难,堪称无可奈何的宿命。

第二任妻子朱玫于1998年病逝,当时替她拿死亡证明的,既不是金庸,也不是两人所生的三个孩子,居然是医院员工。 金庸曾面带愧色说:「我作为丈夫并不很成功,因为我离过婚,跟我离婚的太太有一位,我心里感觉对不起她,她现在过世了,我很难过。」

金庸的月亮金牛十一宫和海王三宫呈冲突相,若非和伴侣沟通不良,得不到心灵满足,在世相处时漠视伴侣,伴侣弃世后却怀抱失落与惆怅,空留终生遗憾。 月海刑相也显示金庸易对社交圈的女性友人暗生遐想,暗通心灵款曲,却难以具体落实关系,只能自我陶醉、精神外遇。

据称,金庸与小自己29岁林乐怡非常恩爱,妻子除照顾起居生活,还注意饮食健康,被书迷比喻为「颠倒版」的杨过和小龙女。 金庸把林乐怡当女儿般栽培,送她到澳洲留学时也如影相随,晚年常陪伴这位前世情人,到处旅游和讲学,并表示伴侣对自己百般迁就,但当妻子发脾气时,自己还是忍不住会驳嘴。

火星七宫的婚姻伴侣常有种特征,若非性急暴躁、嚣张跋扈,就是年纪较轻、活力充沛、乃至独立能干型的,绝非温柔婉约、老成持重的类型。 以金庸年纪越大,婚配对象年纪比自己小上越多(第一任小5岁、第二任小11岁、第三任小29岁),在此得证。

金庸在第三次婚姻中,将火星七宫青春洋溢、热情澎湃的亲密伴侣,与土星五宫前世宿缘、今生似女的理想情人,两者合而为一、得偿夙愿。

钱锺书有句名言:「婚姻是座围城,没有结婚的人,拼命想挤进去,结了婚的人却拼命想往外爬。」 金大侠勇者无惧,一进、再出、三入,以不屈不挠的毅力与决心,终于征服了这座城池!

【悼金庸】

六脉神剑侠客行,
倚天屠龙啸西风,
独孤九式成绝响,
乾坤挪移无影踪。

黯然销魂东海滨,
凌波微步飘缇峰,
降龙掌法华山顶,
情之大侠一金庸 。

(延伸阅读:「问世间,情为何物?」 下
https://goo.gl/lINFsP

原文网址:https://www.ettoday.net/dalemon/post/39818

本文版权属于ETtoday新闻云所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