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与新闻贪食副作用 上

量子占星∕彭定轩2014年版

西洋占星中的水星,代表个人的学习倾向、欲望、能力和形式,其功能的进化,可从现代人的脑容量增加,大脑皮质表面积扩大,及神经突触的高联结度显示,可说现代人平均比古代人要聪明许多。 但现代人就算信息充足,所知所得却不成比例,为什么呢?

因为人类在两百年前发明了一种知识形式,即是「新闻」。 从号外、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网络、视频到即时通讯,各式新闻搜集了全世界的消息,大至造成重大伤亡的天灾战争,小至女星家中的宠物造型,种种供人享用的心智零食。

但新闻之于心智,犹如糖分之于身体,入口甜美,多食有害。 现代新闻为追求吸睛度及点阅率,会用尽方法加工,制成精致薄脆的马铃薯片,或香Q弹牙的果汁软糖,洒满调味香料,让人易于阅听,一则接一则,欲罢不能,长期下来,对心智极具破坏力。

新闻当中藏有许多毒素,首先,人类的大脑对于骇人听闻、令人震惊、前所未见、瞬息万变,及攸关个人的刺激,会产生高度异常的反应,而对抽象复杂且有意义的刺激,反应则异常地微弱。 新闻制造者充分利用这个特性,放上耸然的标题,编排精彩的故事,穿插醒目的照片,以及轰动的「事实」,紧紧抓住我们的注意力。

资本商业模式的运作正是如此,只有当买主确定广告会被读者看到时,才会花钱在「新闻马戏团」上买广告,其结果是知识性、智能性、逻辑性、抽象性的讯息,和深层的复杂性背景等,有助认真思考及理解世界的内容,被有系统地淡化处理。

水星过度发达的副作用之一,是现代人对信息的胃口越来越大,囫囵吞枣、盲目吸收,却因过于片段、零散、琐碎地杂食,而无力消化,也没时间思考、深化、分析、判断,遇事只有人云亦云,无法做出真正有智慧的选择。 人类是唯一了解「风险」观念的物种,本来足以自豪,过度消费新闻的结果,会造成阅听者错误权衡问题,使我们大脑带着一张错误的风险地图,四处冒然行动。

在媒体上看到的风险,经常并不是真正的风险,但我们常有杞人忧天的认知偏差,会担心机率小的罕见事物,却忽视更有可能发生的寻常危险。 我们常因为泛滥成灾的各式信息、消息、说法、八卦,想象生活中充满危险,而筑起各种屏障来保护自己,却对真正的危险视而不见,像是生怕蔬果被农药、细菌、化合物所污染,却仍大肆咀嚼高油脂的垃圾食品。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