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科學家對占星學的不同態度 中

量子占星彭定轩/2014年版

凯瑞. 穆里斯在书中评论道:「自诩为有智慧的现代心理学者和社会学家,与人类行为相关的学术单位,都说星象学并无真正的价值,只是无伤大雅的消遣,但他们并未做过任何简单的实验,以测试星象学的法则与结论,是否正确。

大部分的心理学者都有谬误的印象,以为占星不符科学,不能当作严肃研究的主题,无论占星学家用的方法是否符合科学,都和其获得的知识是否真切,无直接的关联。 未经任何实验,就对其嗤之以鼻,说明了当今心理学者,根本自欺欺人。

而天文学和占星学的分家,并不是因为其一有效,而另一无用,天文学只是比较喜欢观测行星运动的周期,而不爱研究人类行为的周期罢了。 尚未有人以大规模的观察,来实验测试占星学的真确性,就得到占星是无稽之谈的结论。

科学界死抱着一套僵硬的学习和行为理论,忽略了以「人并非生而一致」这个前提,所建立的浩瀚领域,在这个研究领域中,人被区分为复杂的诸多种类,纵使无法全然了解,也能依他们出生时间地点的群星所在方位,而做出区分,听起来不合理,却是真的,而且可以用科学方式取得。

这些行星将来的运行和排列,也会影响这些人的未来,每个人的创造力,都会每隔一段时间被激发出来,之后又陷入低潮,他们会从中获得充实的人生经验,或是痛失至爱。 至于为什么如此?

社会学者、生理学者、心理学者、物理学者应该都要有兴趣,只要观察各行各业的人,其生辰出现非随机的分布,就可以判定人事和天空,是息息相关的”。 以上言论,表明凯瑞. 穆里斯支持占星学的立场。

另者,卡尔. 萨根(Carl Sagan,1934-1996),身兼天文、宇宙天体物理学家、科幻小说家、科普作家及科普节目制作人等多种身份,其著名的科幻小说《Contact》,曾在1997年被好莱坞拍成同名电影(中译:接触未来),并获得1998年科幻小说雨果奖,生前生后均名噪一时。

他在其科普著作The Demon-Haunted World(中译:魔鬼盘据的世界,1999天下文化)一书中,对飞碟、麦田圈、月球脸、火星人、外星绑架、恶魔、妖精、女巫审判、通灵、神迹、信仰治疗、命理、占卜、预言……… 等,以现代科学的严谨角度,作出有力的审视批判,对流传数千年的占星学,更不时提出严厉的质疑。

书中他举出一次社会科学实验为例:「1960年末,法国心理学家高格林将杀人魔马塞尔. 贝帝德(于1946年被处决)的生辰,寄给一家借助电脑来作星座分析的公司。 结果收到一份分析报告,内容包括:’你具有很好的适应性,可塑性高,充满活力,讲究条理。 乐于遵守社会规范,举止得体,有道德感……… 云云。』 还预测盘主在1970年到1972年间,感情生活会有所发展。

高格林接着在巴黎报上刊登广告:’免费提供星盘分析’结果收到150位读者来信,里面附上详细出生资料,高格林将同一份杀人魔的报告复制了150份,寄给所有来信者,并附上一份问卷,要求回复。 回复结果居然是94%的肯定率,评语包括:’太准了、不可思议、超乎想象!’ 还有人主动要求付钱,以得到更详细的报告。」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