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科学家对占星学的不同态度 上

量子占星彭定轩/2014年版

199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化学家凯瑞. 穆里斯(Kary Mullis 1944-),在他的科普著作《Dancing Naked in Mind Field》(中译:迷幻药,外星人,还有一个化学家,1999大块出版)中,曾自述一个故事:

「在1960年代中期,前后陆续有三名陌生人,都一次就猜中我的太阳星座,这令我开始对占星学产生好奇心,三个人都一次猜中我星座的机率是多少?。

第一个人是我在佐治亚理工念书时,住在亚特兰大的邻居,年仅十岁的爱玛,一日我正抱着日用品走上台阶时,她在一旁宣布:『你是魔羯座!』 我不禁停下脚步,她怎么知道? 我问她:『魔羯座是什么样子?』 她答道:『就像你这样!』

如果她只是乱猜,那可猜得真准! 在你出生之时,太阳会落在黄道十二个星座的其中一个,如果说你是双鱼座或魔羯座,指的是在你出生当天,太阳正位于双鱼座或魔羯座的天空区域,因此一次就被人猜中的机率,乃是12分之1。

下一次,有人使我对自己的星座恍然大悟,是三年后在柏克莱唸生化学位时,一次我在宴会上和某位女士谈话,她说到一半突然停下来:『你是魔羯座,我有把握。』

她怎么知道的? 她说是因为我说话时摆手的姿态,以及不摆手的时候,靠着柜台的样子,我当时朝前倾,接着后退。

她们俩都可能只是乱猜,猜中的机率是12分1,因此两个人一次都猜中的机率,乃是144分之1。

在柏克莱那个宴会后,约一个月的晚上,我们在纳瓦洛河畔扎营,大伙儿在火堆间四处走动,我在说故事,有个人站在我们围的圈圈外,听我说完之后,他走近火光,大声地宣布:『你是魔羯座!』

我叫住他:『你怎么知道?』 他转过头来:『因为你说话的样子,先斩钉截铁,接着又退缩,就像魔羯座的样子。』 他趾高气昂地走了,高视阔步,像是可恶的天蝎座。」

凯瑞. 穆里斯在书中道:「这说服了我,这三个人绝非偶然,他们观察我的言行举止,对我的太阳星座作了合理的猜测,如果真有人凭着这麽一点资料,就能猜到我的星座(机率为1/1728),那代表着,占星学的确值得一探究竟。」

穆里斯发挥科学家的精神,开始查阅专业占星学的书籍,学习占星知识,得知自己命盘中行星排列成两个压力三角(T-Square),而首任妻子的命盘中则有一个大三角。 他为几位朋友绘制了命盘,还试图写出一套排盘的电脑程序,但在1960年代的电脑资源下,知难而退。

后来穆里斯找到洛杉矶一家公司,使用电脑化的专家系统服务,可由庞大的数据库中,找出符合命盘主个人的相关资料,来作星座命盘的分析。 他收到共计五十页的报告,发现大部分「一语中的」,但其中关于上升星座的,几乎完全不符。

凯瑞. 穆里斯发现,问题可能出在美国实施的日光节约之故,使自己出生时间出现一个小时的误差,导致上升星座有误。 但要如何确定呢? 身为科学家的他,将命盘解说资料影印成多分,分别拿给对占星一无所知的几位好友,要他们读完上面所列两百余项后,在认为描述不适用自己的条目上打叉,发现被选中的不符合条目,几乎都来自上升星座。

于是他再跟洛杉矶的公司通信,要求重新服务,结果新寄送来的解说资料,果然符合得多。 他再度请几位朋友选出不适用于自己的段落,这一次打叉少得多,而且并没有集中在上升星座的描述。

于是,他归纳出一个结论,如果输入正确的出生日期和时辰,那么电脑就可以计算并绘制,一张反应个性的占星命盘,至少有三位朋友证实了,「他们对我的了解,正如一个计算机程序(准确而一致)」。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