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惑守心」 上 —假天象逼死真丞相之谜—

量子占星/彭定轩2014年版

中国古言「天垂象,见吉凶」,乃是星象家透过实际的星象观测,再运用星体的象征性,做为一套语言,对天灾异变做出各种说明及预测,为当局主政者的统治权威和治国策略,提供合理化的说辞和建议,展现出「天人感应」的文化意识。

自古以来,水、金、火、木、土等五颗行星的视运动,就被观测出有「顺行」、「逆行」、「留」等情况,「视运动」是指以地球为中心的观点,来看行星的运动情形,我们每天看到太阳的东升西落,也只是太阳的视运动,实际上是地球本身自西向东旋转。。

中国早期由于观测技术不够精密,并没有察觉到行星的逆行,到了春秋战国,由于科技进步及观测数据较完整,才有星象家对行星运动做了更精密的观测记录,开始发现太白(金星)、荧惑(火星)有逆行运动,而水星因距离太阳太近不易观测,木星土星因公转周期较长,逆行现象不易观察。

古代中国星象家认为「荧惑」(火星)的运行状况,特别值得密切关注。 中有:「荧惑为乱、为贼、为疾、为丧、为饥、为兵,所居之宿国受殃」,「虽有明天子,必视荧惑之所在」。 尤其当火星运行到中国二十八宿之一的心宿时(相当于天蝎座的中部附近),最为凶恶!

当朝的天文官(明太祖后统称钦天监)就会向皇帝发出警告,因为自古即有「火守心,大人易政,主去其官」;「火逆行于心,泣哭吟吟,王命恶之,国有大丧、易政」;「荧惑犯心,天子、王者绝嗣」;「荧惑守心,主死,天下大溃」等,诸多此种征兆与地上动乱对应的史实记载,不是皇帝崩就是大臣亡,都涉及皇帝安危及社稷兴衰,足以「动摇国本」,不可不慎!

在西汉成帝绶和二年时(公元前七年),天文官奏告皇帝,观测到天穹中出现了「荧惑守心」的凶兆,就是火星在「心宿二」(黄道天蝎座的主星,其色明红)附近,出现来回「逆行」徘徊不去的现象。

让我们先回顾一下西汉历史,在穷兵黩武的汉武帝之后,经昭帝宣帝二朝的休养生息,经济民生从耗竭的困境中恢复,史称昭宣中兴。 但在宣帝死后,继位的元帝因实行「柔仁好儒」政策,曾将王昭君「出塞和番」,送去匈奴换取和平,国势走向衰落,皇权开始旁落,外戚与宦官势力兴起。

元帝之后成帝继位,成帝极好女色,经常微服出巡访美,成语「环肥燕瘦」,「环」是指唐玄宗的贵妃杨玉环,「燕」就是指汉成帝自外带回的歌妓赵飞燕。 赵飞燕携妹妹赵合德入宫后,同受成帝宠爱,因赵氏姐妹皆无法生育,因而嫉恨其他妃嫔,竟下毒手残害,几乎所有妃嫔的子女,均为赵飞燕姐妹谋杀致死,史称「燕啄皇孙」。

由于成帝沉迷酒色,无暇治国不理朝政,外戚王太后集团兴起,家族权力膨胀,专断独行。 朝中权臣迎合成帝心意,指称此次「荧惑守心」的险恶天象,应由当时丞相翟方进承担责任。

成帝于是下了一道诏书,斥责翟方进在位十多年,天灾不断,民不聊生,如此无能,怎能心安理得尸位素餐,请丞相自行「审处焉」! 翟方进自知「主死」的命运已定,于接诏之后自尽身亡,成为中国历史唯一因「天象示警」,代皇帝而死「以塞灾异」的丞相!

但做为替罪羔羊的丞相「献祭」于天后,皇帝并未因此逃过一劫,在翟方进死后的一个月,酒色侵骨的成帝竟真的「上应天象」,一夜暴毙在赵合德的「温柔乡」中,赵合德随即畏罪自杀。 后世揣测成帝死因,多半是因房事之需,长期用药过量导致。

726《占星讲座》寻找灵魂的暗夜:微光

窥探天王、海王、冥王,三星的荒诞剧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