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 之一 占星分析神雕侠侣之【杨过】 上

量子占星彭定轩/2014年版

「神雕侠侣」是金庸所着射雕三部曲的第二部,人物延续自射雕英雄传,不过情节重心已从射雕中的郭靖为国为民、尽忠尽孝的侠义行径,与成吉思汗攻城略地尸骨如山,只为成就一己之鸿图霸业,究竟「英雄为何」的论述辩证,转移到神雕里以杨过与小龙女二人为主,形形色色的儿女私情上。

神雕侠侣的破题「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道尽芸芸众生,十居八九,有情皆苦,无人不冤。 此情不仅是两情相悦之「爱情」,更有多情、至情、苦情、隐情、幽情、痴情、贪情、嗔情、祸情,乃至绝情、无情、非情等等,不一而足。

作者透过诸般形态的感情描写,赋予故事人物鲜明的形象,情感的复杂多姿,既哀怨动人又神魂颠倒,情节之曲折、离奇盪气回肠,平添了无穷细细咀嚼,与深思探究的空间,公认为金庸写「情」之最高杰作。

主角杨过乃是金庸笔下最传奇的角色之一,他被赋予许多特殊条件,如机智过人、桀骜不驯、性格执拗,行为疏狂。 虽然武艺高强,却被人砍去一臂,堪称魅力十足! 这些特质结合起来,注定其崎岖多舛、壮烈不凡的一生!

柯镇恶向来嫉恶如仇,当下将杨康和郭靖的事迹,原原本本地说了,又说到杨康和欧阳锋如何害死江南七怪中的五怪,如何在这铁枪庙中掌击黄蓉,终于自取其死。 杨过回思,自识得郭靖夫妇以来诸般情事,暗想黄蓉之所以对自己始终顾忌提防,过去许多误会蹩扭,皆是由斯种因,若无父亲,己身从何而来,但自己无数烦恼,也实由父亲而起。 (第三十七回)

「神雕侠侣」的主角杨过,其父杨康卖国求荣、作恶多端,最后自食恶果死于非命,却让遗腹子杨过背负了原罪。 不仅其母穆念慈早亡,致使流落街头,更饱尝黄蓉的猜忌,遭到全真教的排斥、欺压及凌辱。 在在使杨过的性格更加偏激刚烈,终于走上自残自毁之途。 却在性命垂危之际,绝处逢生,蒙活死人墓中的小龙女收容,从此展开了一段动人魂魄的生死之恋。

杨过的太阳位于天蝎座,对应其父亲杨康的贪念罪行,留下的恶名业力,承受了宿世恩仇与沉重业力,不难想象,其内心是如何被无明的罪恶感,所桎梏折磨。 而在断臂后,巧遇当年伴随「剑魔」独孤求败练功的鵰兄,助其练成重剑神功,老鹰乃是天蝎转化之阶段,正是同类相聚的佐证。

杨过道:「那要瞧是谁打我。 要是爱我的人打我,我一点也不恼,只怕还高兴呢。 她打我,是为我好。 有的人心里恨我,只要他骂我一句,瞪我一眼,待我长大了,要一个个去找他算账。」 (第五回)

从跟随天蝎特质强烈、武林中人所畏惧的西毒欧阳锋,一见如亲认为父子,为柯镇恶所不容,被郭靖送出桃花岛至终南山习艺。 又因天生傲骨,不见容于全真教,与之仇怨难解,后加上与小龙女之礼教大防,对所有反对此事者,都视之为敌。

杨过的至情至性、偏激执拗,天生注定承受苦难磨练,一方面源于天蝎宿命之业力,一方面是其灵性意志,选择之净化课题,要在苦难的冶炼中,自我重生、超越与转化。

就在这时,一个衣衫褴褴的少年左手提着一只公鸡,口中唱着俚曲,跳跳跃跃的过来,见窑洞前有人,叫道:「喂,你们到我家里来干么?」 走到李莫愁和郭芙之前,侧头向两人瞧瞧,笑道:「啧啧,大美人儿好美貌,小美人儿也挺秀气,两位姑娘是来找我的吗? 姓杨的可没有这般美人儿朋友啊。」 脸上贼忒嘻嘻,说话油腔滑调。 (第二回)

另一方面,杨过初出场时给人的印象,乃是机智多变,带着轻浮佻达,善于察言观色、见机行事,从数次与强敌李莫愁及金轮法王相斗,虽然武功远远不及,却总能运用急智脱困,无疑聪慧过人。

而且杨过在古墓、全真两派之外,兼练习得北丐洪七公的打狗棒法、西毒欧阳锋的蛤蟆功、东邪黄药师的弹指神通、中神通王重阳的九阴真经等数家之长,是资质不足的郭靖,穷一生之力无法达到的。 书中不只一次描述,杨过临机应变之速,资质颖悟之高,实不在黄蓉之下,对于环境状况的多元适应力,合理推测为上升双子座。

上升双子,太阳落在第五宫的杨过,传承了父亲杨康的潇洒体态与风趣谈吐,天生就是多情种子,始终有意无意招惹风流。 自陆无双始,程英、完颜萍、公孙绿萼、郭襄,乃至郭芙等一干少女,无不对他死心踏地。 其中有人牺牲生命,有人终生不嫁,有人郁郁寡欢,甚至浪迹天涯,出家为尼。

这是杨过太阳五宫强大无比的魅力,就算断臂之后,仍是不停放电,四处倾人之心,堪称情中之圣。

由此可证,杨过对于爱的需求,其实源自于某种「自我表述」,当一个人越不受社会的固定框架所限,他就越需要觉得自己是特别的,是独一无二的个体。

爱情的功能,正可以实践此种自我表述,在他人对自己的爱慕,一种既平凡又不可思议的沟通形式中,找到对自我的肯定。

参考书目:”星占金庸”(吴君易着,远流)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