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泽直树」★日本文化★占星学 中

量子占星/彭定轩2013 年版

处女及双鱼是占星中的第六种能量,象征「 服务与奉献 」 的 「 一体两面 」 ,两者都属变动星座,能够因应外界变化及需求 , 改变己身表现方式 , 具 很强的 「 适应力 」 与 「 被动性 」。

因此,日本人具有极佳的学习、模仿及改良能力,可将接触到的「舶来品」,无论文字、语言、服饰、礼仪、器物等,与自身文化充分融合后,发挥「无所不包」 并萃取精华 的本事 ,将事物 「同化」进而「变型」,成为独具特色的日式文化。


世人咸认, 日本人的民族性 , 堪称最勤奋 、 有礼 、守秩序、重 团结的 , 大和民族悠久的传统历史,具有独特的优越感,对不同文化排斥性极强 。 日本文化向来 注重团体,强调团体至上,认为团体的意志和需求,才使国家完整民族强盛。 「突出的钉子会被搥下」,日本人从小被教导牺牲个人,彻底融入团体之中,不鼓励突出的个人表现 ,否则会受打压 ,使个人创意才干难以发挥 。

从日剧中可以充分认知,想在日本企业生存,对不同文化背景的外国人,是超高难度的。 日本职场不容凌驾他人的「英雄主义」生存空间,就算要当英雄,也必需如同「日本沉没」中的 草彅刚 ,为了众人利益,不畏生死自我牺牲 ,扮演光荣 的「神风特攻队」,才是被认可的英雄。

日本「武士道」的遗风,使企业阶级意识鲜明,日剧随处 可见,职场中人 说话行事,下属对前辈措辞当用「敬语」 ,时刻毕恭毕敬,根本不可能如半泽一样 , 质疑甚至抗拒上司的决策。 在处女 「 鞠躬尽瘁 」、 双鱼 「 死而后已 」的民族精神下,为了完成份内工作, 男性上班族 「 朝八晚九 」 是正常现象 。 如果 拖延积累到隔 天的话,倒霉的将不只自己 ,而是「连坐左右」, 让同事在周末陪自己加班 !

日本企业是「年功序列」主义挂帅,只要 一旦犯错,就会从「中坚菁英」被拔除替换,虽然不致马上资遣失业,如像半泽在剧中的同学同期「近藤」 ,因精神不堪负荷工作压力,被处以「出向」, 流放 到关系企业,成为边缘分子,就此与 「飞黄腾达 」无缘了! 无数 上班族的背脊,在长幼有序的传统规范,严谨神圣的职场伦理中,被迫「越弯越低」,再也直不起来!

在此文化下,无论谁都害怕犯错 ,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 越来越多80、90后的日本年轻人,因受欧美文化的自由风气与个人主义洗礼,在职场霸凌的伦理传统下,产生适应不良,而遭受排挤,对企业工作产生恐惧,造成有潜力的人才,就此沦为御宅族、尼特族、乃至街头游民。

在日本人主要性格中, 处女座属土象的变动星座 , 表现在实质生产上的服务与奉献,偏重劳动服务、秩序流程 、 技术研发的学习与适应, ” 身体力行 ” 在个性化的领域 。 处女座在占星学中 , 代表人类文明演进在发展中,需要各式专业 「职人」,娴熟 运用巧妙的维修保养技术 。 在日剧中, 无论 「伽利略」 的物理学家 ,「上锁之屋」的解锁达人,或是「古佃任三郎」的侦探角色,都是随时待命, 解决生活疑难的专业人士 。

处女及双鱼的组合,同时具有谦逊有礼 、 朴素低调、温和顺从的特质 ,颇擅 配合众人需求 , 完成集体任务 。 此种民族性,仿佛半泽父亲的工厂,所生产的树脂螺丝钉一般,使日本人与生俱来「唯命是从」 ,甘愿自我抹煞 , 扮演为人服务的 「 臣仆 」,担任维持稳定的卑微角色。

在处女及双鱼的特质影响下,日本人不轻易说是或否, 极端注重「含蓄美」的礼仪,呈现一种特殊的「暧昧文化」 。 日本人因怕双方难堪,凡事不惯正面表达,说话常有绌外之音。 在职场的沟通谈判,即使完全不赞同他人,也绝不会当面说 「不行」 ,而会说「再考虑看看」 ,将双方对立轻描淡写,点到为止, 生怕制造冲突局面。 日本人喜营造 ” 和为贵 ” 的表象 ,就算嘴里连声 说”嗨 ! 」, 大多 仅是「我听到了」 ,并不表示真的赞同接受。

于是乎,半泽直树敢说、敢作、敢当的「个人主义」作风,却将日本上班族,遭受职场传统文化霸凌时,忍气吞声的压抑、苦闷与无奈,痛快地喊出来! 仗着不服输的勇气与崇高的使命感,摆脱小日本「被牺牲」、「被安排」的职场宿命,同时发扬出不怕死、豁出去的「另类」武士道精神,正面挑战传统权威,得以反败为胜,扭曲乾坤,成为全体上班族的「英雄人物」。

原本,日本上班族于下班后群聚 在居酒屋里 , 喝酒抽烟,恣意调笑,并随地小便的 「放纵」 行为 , 来宣泄一天的压力,以恢复隔天面对上司的力量 。 如今,观赏「半泽直树」几乎取代了居酒屋,无论男女,一周以来的闷气,可在半泽播出时「一吐为快」,彷佛有人扮演代言人,替自己做出「不能做」的事,说出「不敢说」的话, 乃压抑成性的日本人,独特的自我纾解之道。

除了反映社会职场现况外,高度的「替代性」参与感,正是半泽直树成为「庶民偶像」的要件。 而情节铺陈引人入胜,每集都留有悬念,让半泽陷入危机,却又逢凶化吉,让人欲罢不能,也是成功的要素。

戏剧总不免夸张之处,如半泽要求主管「土下座」 磕头认错,其实大违日本人的处世观 ,现实世界中不可能出现。 就是 因为一般人做不到,才会将 「不切实际 」 的渴望 , 投射在 「角色扮演」的 主角身上,营造 「 大快人心 」 的高潮 , 过过乾瘾也好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