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与心理学之六

量子占星/ 彭定轩2013年版

【记忆法则】功能无远弗介的大脑

十九世纪末,俄国人谢雪夫斯基出生于莫斯科近郊的一个小镇 , 他是犹太裔 ,在家中排行老二, 父亲以经营书店为业。 他小时候的志向是成为一名小提琴手, 不料却在罹患一场中耳炎后,听力永久受损因而放弃梦想 。
谢雪夫斯基后来成为报社记者,每天报社编辑会在一早,集合所有的记者,分派当天的重点工作,包括一连串的名字、地址、交代、吩咐事项及电话号码在内 。 其他记者无不战战竞竞,立刻用纸笔小抄记下每一件任务 ,除了谢雪夫斯基之外 。

直到有一天,一名新到任的编辑好奇地问他:「 为何你都不用笔记下来 ? 难道你不怕记错吗 !」 谢雪夫斯基毫不迟疑地,立刻背出当日「所有」的待办事项与采访行程,一字不漏。 众人这才大吃一惊,后来继续发现他还可背出前一天、前两天、前一周、前两周的所有行程 。
更正确的说法是,他可以背出他听过的任何一天,包括十个月前某个周二的事情,他疑惑地反问:「 难道大家不都记得每一件事吗 ?」

现在神经科学研究所知,记忆大致分为两类:一种为「陈述记忆」是个人学来的知识,例如我们记得自己在几岁时曾经发生过何事,二十六个英文字母、十二星座的排列顺序等,是有意识的经验回忆,要「有意提取」,记忆内容才会进入脑中。
另一种「程序记忆」是关于学会的技巧,是知道如何做的过程,诸如游泳、骑车、拉小提琴等,是种「肌肉性」记忆,一旦学会之后,不需意识即可自动操作。 例如一但学会骑脚踏车,就算隔了三十年才骑,也不必费心回想,一跨上车就会自动运作。
在占星学中,记忆力属于水星的功能 ,水星和太阳的关系,可比喻为电脑与用户,太阳是一个人的学习意愿与取向,水星则是学习与表达能力的高低 。
水星是太阳用来接收和处理信息的工具,是一个人的大脑,既是内部负责逻辑演算的中央处理器( CPU ),也是一个人的视力、听力、学习力等,如键盘、扫描输入、触控板、视频镜头、显示器等外部装置,掌管一个人对于外界信息的接收及表达的效能 。

其中,记忆力则比拟成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硬盘、光盘等储存装置,掌管脑中的记忆储存,快速存取0与1的位置及变化。 每个人记忆力的差别,代表每个人的「短中长」期的储存容量,各有大小不一。

功能越佳的水星,代表处理模式越有效率,输出输入越敏捷先进,但要使用「 水星 」 这部机器,来做文书简报、程式撰写、绘图设计等工作,用来浏览、购物、看影片、玩游戏等休闲活动,则取决于用户「太阳」的意愿。

如果个人的水星相位不佳,表达上就会出现失调及障碍 ,说起话来繁复琐碎 、唠哩唠叨 , 迷糊健忘、记忆欠佳 。 常常容易出现脑中虽有记忆,却一时想不起来确切名称,吞吞吐吐,犹豫迟疑的结巴,称为「舌尖现象」。
水星如受克严重,可能因各种先后天因素,出现明明认识某个人,包括名人及亲近家人在内,可以认出眼睛、鼻子、嘴巴等不同部位,却认不出一个人的脸,称为「脸孔失辨症」。

认知功能异常,甚至能辨识出各种事物,但喊不出正确名称,譬如看到犀牛照片,只能回答出:「巨大的,超过一吨重,生长于非洲」,由脑中所存的信息,侧面描述其特征,却无论如何叫不出犀牛的名字,称为「失念名症」的奇特症状。
因此,中性的水星具备生命的「功能性」,水星如果受克,像是电脑内存中的某些区域损坏,以致CPU较不容易顺利读取,而无法立刻运算得出正确结果,但并不影响电脑的整体运作。

谢雪夫斯基的天才被报社的总编辑发现,将他请到俄国心理学家的实验室,研究分析他这种奇特的记忆力。 双方经长达二十年的合作实验,测试出许多现象:例如谢雪夫斯基只要几分钟时间,就能背出包含数字字母在内的冗长图表,重述大量自己并不理解的数学公式,更可轻松记起一长串随机性的无意义音节,且在十五年后完整地背诵出来等等,显现匪夷所思的记忆能力。
现今认为, 谢雪夫斯基拥有所谓的「超记忆」,负责研究的心理学家卢力亚最后做出结论 :「我必须承认他的记忆容量没有明显限制,我难以达成研究的设定目标,测试出一个人的记忆极限。」 如果说一般人的记忆力,像是配备了2GB、4GB或8GB的随机存取内存(Dram),谢雪夫斯基仿佛安装了2TB、4TB或8TB,乃至无限大的Dram,可见大脑结构的复杂与奥妙!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