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2)

Liz Green/原作

陈亮伶/译

在传统的占星学里,土星被认为是一颗不良的行星。 他的优点像是自我控制、机巧、节制、小心都令人害怕;而他的缺点更是令人不快,因为它们是透过我们称为恐惧的情绪所运作。 他没有外围行星( outer planets )所拥有的光芒,也没有个人行星( personal planets )的人性化。 对他的普遍认知是他的缺乏幽默感,人们认为他带来限制、挫折、辛苦工作、和自我否定;即使他光明的一面,通常也跟一个人现实面的智慧和自我训练有关,而没有生活的欢笑。 土星的星座和宫位指出,一个人最可能在生活哪些层面使自我表达受阻,也就是他最易受挫或遭遇困难的地方。 很多时候,土星所对应的痛苦情况跟个人本身的弱点或缺点无关,事情就只是发生了,因此也为它赢得「业力之王」( Lord of Karma )的称呼。 这个相当贬抑性的评价一直跟随着他,虽然亘古以来有一个恒常的说法告诉我们土星是「守门员」( The Dweller at the Threshold ),通往入口钥匙的保持者,只有透过他,我们才可以经由自我了解达到最终的自由。

这些跟土星有关的挫折经验是必要的,因为它们无论在实际或心理上都有教育性。 无论我们使用心理学或神秘学的术语,基本的事实还是一样:经由自我发现,人类才可以获得自由意志;而人们无法自我发现,除非事情痛苦到他们别无选择。 虽然很多占星师不会 认为土星是一个有趣的伙伴,还是不能否认土星经验的必要性。 人们不是很容易在这种经验里面体验乐趣,任何享受痛苦的人会被认为是受虐狂,然而土星培养的不是痛苦的享受,而是心理自由的狂喜。 这一点不容易被认识,因为没有很多人有这种体验。

每个人在某个时候都曾经验过重复的拖延、失望、和害怕,这些通常是土星的影响;然而对于这些经验的意义和如何将经验化为机会这个问题,人们却没有得到太多回应,除了忍耐和自我控制的一贯劝告。 对于这个问题的普通答案,就算不是归于机率的无用回答,就是同样无用的回答,因为这些经验代表个人的业力,目前一个行动或循环的完成,肇始于过去的某一世,他最好忍受他的失望、咬紧牙关、什么都不做、怀抱信心,以这种方式偿还他的债务,发现通往光明的路。 就算是那些允许某种人性发展自由的占星师,除了叫对方保持耐心、平静、和正面的态度,也很难提供其他的建议。 也许土星和我们的心灵要求我们的就是像帕西法尔(Parsifal ),当他发现自己被困在魔堡,并且看到圣杯,那时我们会问为什么? 每一个延迟、失望、或恐惧都可能让我们对心灵的神秘机制有更深的洞见,而且经由这些经验,我们可以逐渐学习领悟我们生活的意义。

在一个人的内在有很多他尚未觉察的,而这指的不只是受压抑的情绪。 无意识的世界只有从弗洛伊德所探索的周边层次开始。 人类一直根据他衍生的思想形态( thought patterns )创造他的世界,而他活出的外在世界,正是这些形态的表达。 个人所遭遇的经验是他自己心灵的创造力量,以某种神秘的方式吸引到他的生活来,虽然我们并不很清楚外在与内在如何同时融合反映彼此,我们知道每个人的生活就是这样发生的。

一个人只要观察别人所经历的自我发展的过程,就会看到外在的情况总是紧随着内在他所经历的心灵的改变而改变。 他并非有意识的创造这些情况,而是那个更大的我,那个总体的心灵,那个个人显现后面的动能。 如果个人不努力扩展他的意识,来了解这个整体显现的本质,而且能够开始跟它合作,他看起来就会像是命运的典当品,无法控制他的生活。 他只能经由了解获得自身的自由,那么他才能了解一个特定的经验对他整体自我的发展有何价值。 没有东西可以像挫折那样刺激一个人进入那样的探索,这就是土星的礼物。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