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学的原始意义

文/Jeff Jawer

支离破碎的世界对占星学而言,要想在现代社会中找到一席之地无疑是个挑战。 在这个所谓科学的世界里,占星学往往被看作是逝去的世纪里的守旧和无知的工具。 当占星学利用500年前发明的低技术的镜头来观察和描述事物时,人们也许会感到奇异。 托勒密的宇宙地心说现在已经被认为是一个庸人的天真观点。 但是,一旦我们返回到现代社会的教条中,我们就会重新发现,占星学的真理是治疗我们这个支离破碎的世界的良药。

“支离破碎”这个词也许有些戏剧化,但是,我们还能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们所谓的现代文明呢? 我们破坏了大自然,我们采用了自动化和电气化,我们的生活节奏加快了,我们和自己所居住的这颗行星的关系却淡化了。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并不能简单地归结为技术的进步,实际上,是根本的哲学和科学体系使我们的感觉远离了最直接的体验。

在《艾本-阿拉比的神秘占星术》中,作者提图斯-伯克哈特指出了我们因为哥白尼的日心说革命而付出的代价。 在日心说中,无人居住的太阳成了太阳系的中心,我们对现实的真实感觉遭到了破坏性的打击。

我们被告知一个事实:我们日常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我们还被告知:我们不是太阳系的中心,而只是居住在太阳系相关的一颗小行星上。 这些阐述的结果是,我们与自己的感觉疏远了。 每年,我们能够看见太阳穿过黄道带运行,我们感到自己生活在一个被固定的星球上,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科学理论与事实发生了冲突,而我们则为此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我们疏远了自己的感觉,从此不再相信感觉;我们远离了自己的身体,身体成为信息的不可靠的来源。 这样的分裂(心理学上称之为内心冲突)制造着疯狂。 我们快速地毁灭着物种和地貌已经不足为奇;我们用科技的财富越来越努力地工作,却越来越感到不满也已经不足为奇。 当感觉离我们远去,心智已不再健全。 感觉是否欺骗了我们?

我们每天看见太阳、月亮和行星东升西落,但我们的所学居然告诉我们说这不是真的。 我们学到的所谓真相是地球以地轴为中心自转,自转造成了人们对身体起落的幻想。 通过这些,科学家们再一次指出了与我们所观察到的一切格格不入的事实。 这些科学的事实对于我们了解宇宙有重大意义,但是,我们作为个体,或是作为整体的人类,却越来越在这样的事实面前感到无力。 力量源自于自我信任,来源于对事实的掌握,以及我们用感官带来的信心在不同的经历中游刃有余。 当真相来自于外界的权威、科学家或其他方面,而且与我们的亲身经历有所不同时,我们的人生也就失去了力量。

占星学是我们唤回失去的力量的方法。 它是我们通过直接的体验来反映事实的体系。 它告诉我们,感觉没有被破坏,宇宙是协调有序的,宇宙与我们的关系也是协调有序的。 占星学是一门人文科学,它把我们公平地放在生活的中心,使我们重新获得对我们的心理健康至关重要的感觉功能。 巨大的不可知的宇宙变得有序,地球也在宇宙的中心有了合适的位置。 这就是关于占星学的治疗功能的一切。

唤回我们的力量从客观科学主义中唤回主体人的力量将使一切恢复平衡。 占星学不是腐朽的旧物,也不是迷信或者伪科学,而是关于人类经验的真实的科学。 它象征着人类行为的奇异空间,这种空间不可能被简化或者绝对公式化。 占星学这种非凡的人性化色彩对残酷和卑鄙的规则秩序构成了威胁,所以占星学也为传统科学所热衷。 如果占星学是真理,那么可以说没有任何科学实验可以完美地复制出宇宙的一切,因为天空是不断变化的。 这样一个动态的宇宙不适合今天的简单科学体系。 完全意义上的天体循环的概念是人类经验的基础,但绝不是普通科学教育的组成部分。

当然了,我们这里提出的观点不是要人们视科学为恶魔,而仅仅是想提醒大家,占星学是立足于其本身的优点之上的,强行把它纳入现代科学的模式是不必要的。 占星学不需要通过改变自身来适应现代社会,反而是现代社会才应该在现实中通过吸收占星学的观点获得利益。 让我们返回宇宙中心的观点带来的是精神的内聚、灵魂的平静以及更高层次的次序协调。 被现代科学疏离的人们犹如未校准的器具,他们看待事物的度量将被歪曲。 在我们的生存和发展中,自我的内在和外在的联系,主观和客观的联系不仅是可能的,也是必需的。 如果你觉得同时包含这两者很矛盾,那么我想用伟大诗人沃尔特-惠特曼曾说过的话来提醒你:”矛盾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就是一切。 “惠特曼正是双子座的人。

转载自 http://www.sina.com.cn 新浪星座

Scroll to Top